爱丁堡的博物馆

本文持续更新。

目录

Surgeons’s Hall Mueseums

大部分展品没什么,但是那些畸形标本我是真看不下去。观看那些标本时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生理上感到厌恶,一方面又觉得他们对现代医学做出的贡献应该比我大——我应该尊敬才是。展品不让拍照,我也不想拍。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幅食指高的完整骨架,整体颜色发黑,头骨大到比例失调。很明显是还没长开的小孩。

Museum on the Mound

位于苏格兰银行总部,其实是苏格兰银行的博物馆。名称中的The Mound因为那块地就叫土堆。馆内还有从土堆里挖出来的贝壳——当时贝类是平民食品。吸引人的是一百万英镑纸币——我们就是被门口“来看一百万英镑!”的标语吸引进去的。

一百万英镑的一部分

最有趣的是动手复刻Alexander III时期的苏格兰硬币。令人震惊的是苏格兰的古代硬币不是铸出来的,而是压出来的。体验的硬币两面由两根铁棍压成:一根棍子固定在石头里,一根棍子后端是供敲击的钝头。制作时把圆金属片夹在铁棍之间,再用一段铁管套住两根铁棍,然后举起锤子奋力一砸,硬币就压好了。工作人员很热情,不管多大的游客都来招呼。事实上这个体验也不太适合小朋友,因为只能砸一次,所以力量要到位。

还有一个和银行有关的小游戏:解保险箱。解锁需要向哪边转,转到哪由三个问题的答案组成,而答案分散在博物馆各处——甚至包括保险箱之后场馆的藏品。仅仅知晓正确答案还不够,必须要严格按照指示旋转才能成功解锁。另外操作过程也要小心至极,我们找到正确答案后重复了好几次才打开保险箱。过程十分有趣,但奖品只是一沓博物馆的信封和缩小到信封尺寸的苏格兰银行老广告画。

成功解锁保险柜

逛博物馆的战利品

博物馆还有设计纸币的游戏,不过我们没赶上。而且我的创意不多,让我来大概率是画个毛主席像。

National Galleries of Scotland

National Galleries of Scotland包含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Scottish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四家画廊。

其中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位于王子街,有两座建筑。图中远处的是National Gallery Building,近处的是Royal Scottish Academy Building。

National Gallery Building<span class="autospace"></span>与<span
class="autospace"></span>Royal Scottish Academy Building

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也有两座建筑,命名就很现代:Modern OneModern Two。

主要是油画,我不喜欢油画。最开始是16、17世纪的宗教画——当时的人难道没别的可画么?

圣尼古拉刚出生就感谢上帝、用钱拯救贫困女孩免于卖淫、复活三个饥荒期间被制成腌肉的男孩。我挺喜欢三联画的,它们应该算是早期漫画。

Gerald David, Three legends of St Nicholas, about 1500–20

圣亚加大与自己的乳房——介绍牌说这幅画可能是个同名女子把自己画成圣人的样子。

Giovanni Busi, St Agatha, about 1512–18

上方踩着婴儿头颅的是圣母马利亚,下方是她的父母。这幅画画的是圣母的母亲怀上马利亚——刚怀上就比妈还高大,基督教的想象力可谓丰富。另外以人头为饰品有些佛教的意味。

Francisco de Zurbarán,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with Saint Joachim and Saint Anne, about 1635–40

当然,苏格兰国家画廊也要有描绘当地的画作。其中最出名的应该是下面滑冰的人,这幅画作者有争议,可能是苏格兰人也可能是法国人。但不管谁是作者,画中的人物是Canongate Kirk的牧师(那个教堂对面就是Museum of Edinburgh)。

Sir Hery Raeburn or Henri-Pierre Danloux, Reverend Rovert Walker Skating on Duddingston Loch, about 1795

1825年的王子街,右侧在建的建筑是RSA Building。街上少了如今最标志性的斯科特纪念碑,但是远处的纳尔逊纪念塔和圣吉尔斯大教堂依稀可见。

Alexander Nasmyth, Princes Street with the commencement of the building of the Royal Institution, 1825

1868–72年的国家画廊内部。2022年内部仍然是这暗红的墙面。

Scottish School, Interior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 about 1868–72

,去了A Taste for Impressionism展览。

714号美术馆在一幅梵高的妇人像中发现了作者的自画像。梵高在无法受到哥哥援助时,在旧画的背面以自己为模特画像。目前已知的有八副这样的自画像。国家画廊这一副最初是由詹姆斯・邦德系列作者的母亲购得——靠的不是儿子的稿费,而是老公的银行

左边是原画,1885;右边是<span class="autospace"></span>X<span
class="autospace"></span>射线暴露的自画像,1887

最开始是比较常规的印象派画作,伴随一些雕塑填充展馆空间。

库尔贝,<span class="halt">《</span>海浪<span
class="halt">》</span>,1869

莫奈,<span class="halt">《</span>船在海港<span
class="halt">》</span>,1873

德加,<span class="halt">《</span>〈14<span
class="autospace"></span>岁小舞女〉的裸体研究<span
class="halt">》</span>,约<span
class="autospace"></span>1878

德加,<span class="halt">《</span>浴盆<span
class="halt">》</span>,1889

德加,<span class="halt">《</span>一群舞者<span
class="halt">》</span>,1898

越接近出口的展厅作品越新,越后印象派。高更这副雅各与天使摔跤的画中大片红色十分具有冲击力,我很喜欢。

高更,<span class="halt">《</span>布道的幻象<span
class="halt">》</span>,1888

布拉克的画让我想起毕加索——我才知道立体派是他们一起建立的。

布拉克,<span class="halt">《</span>烛台<span
class="halt">》</span>,1911

其他上世纪初的画作看起来确实和上上世纪末的不一样,但说不上喜欢。

Dufresne,<span class="halt">《</span>欧罗巴的强奸<span
class="halt">》</span>,1924

杜菲,<span class="halt">《</span>麦田<span
class="halt">》</span>,1929

最后一个展厅全都是马蒂斯的作品——法国从此迈向野兽派。

马蒂斯,<span class="halt">《</span>命运<span
class="halt">》</span>,1947

想去Modern One,结果路上看到了一个小门。那小门竖着个旗子,只见上书五行大字:

  SCO
NATIO
ERY O
   MO
  TWO

我一下就看出那是Modern Two的偏门,只是奇怪它为什么开着——因为官网上说Modern Two暂时关闭了。进去才发现有一个付费展还在开。

在建筑前的草地走了走,看了看放在室外的作品,就去街对面的Modern One了。

There will no miracles here

The Lines Up Excentric VI

The master of universe

还没进Modern One的大门就看到有人卡建模了,很好,这预示着我不用看无聊的油画了。

6 Times (figure I)

Modern One还有一个海拔更低的小门。小门旁水池里还有一个类似的雕像——它们是不是站在一样的海拔上?答案是:不,但我还是会禁不住想会不会有什么秘密法阵。

水旁的出口

水旁的人

Modern One建筑前的草地是一件很大的作品,我想这是外国人对园林的尝试吧。为了保护作品,有很多牌子写着禁止跑动与攀爬,不过当地小孩像不懂英文一样又跑又爬。园林里只有一只鹅,它要不动我还以为是个仿生雕像呢。

像蟑螂的雕塑

园林

Modern One的建筑上用霓虹灯拼出了“一切都会顺利。我很喜欢这句话,在草地上走到哪都要回头望一望它。希望真像它写的那样,一切顺利吧。

一切顺利

不巧啊,Modern One虽然仍在开放,但一层有小半展厅在重新布置,不能进。二楼更是只留了一截楼道供人参观,只能说来得不是时候。展出的作品还行——虽然我觉得Royal Scottish Academy的展不比它差。

两根线组成的软雕像

Tableau Vivant

The legend of the Centuries

Royal Scottish Academy

Royal Scottish Academy Building的地下一层是Royal Scottish Academy的免费展,上层的开阔空间则是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的付费展。这两者的关系很乱,以RSA命名的建筑只有一小部分由RSA使用让人疑惑。

Royal Scottish Academy Building

去的时候RSA共有三个展。第一个展是黑人男性身着金属胸罩脚踩金属高跟鞋大声咆哮自己历史被抹去的电影。后两个展都是画展。这是我逛的第一个可以买作品的画廊——突然想起来,画廊本来就是买卖画作的地方啊。

我最喜欢的是一副叫《克隆大脑》的小画,我好像对网格情有独钟。这幅画只卖400镑,还支持分十期。心动,有闲钱了看看它还卖不卖。

Sam Ainsley, Cloning Brains, 2017

第二心动的是《核子景色,很大,4000镑。想要拥有,但太贵。

Sam Ainsley, Nuclear Landscape

第三想要的是《干涸行星,也很大,只要1800镑。说是行星,但是画了个苏格兰轮廓。

Sam Ainsley, Parched planet, 2017

还有一个喜欢的是《内部的内部,但是它不卖。不过话说回来,我大概不会真的去买上面列出的作品吧,我可还是穷鬼呢。

Flore Gardner, Inside the Insides, 2021

位于Old College的角落。有点像北京的时代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主要是现代艺术。换展频率是一年三次。

Talbot Rice Gallery

窗外施工三联画。

Alternation to Exisiting Conditions (windows), 2022

我最喜欢的是带文字的作品,时常想把博客主页排成它们这样——但我不会CSS。而且博客主页的内容经常更新,真要排成这样效果肯定也敌不过人家对着死内容做的设计。

Eastside Projects Exhibition Invitations: Narrative Show, 2011

Eastside Projects Curtain Show Exhibition Invitation, 2010

Play for today, 2021

Museum of Edinburgh

从街上看以为这博物馆很小,但其实有两层纵深很大的空间,只参观一小时会有点赶。博物馆本身曾是一间民居,木地板踩上去嘎吱作响。馆内有一些本地历史,这种小的城市博物馆还挺有趣的。爱丁堡是第一个拥有警队和消防队的城市,这里展示了警察徽章、警棍和消防员的铜头盔。顶楼还有Holyrood Road玻璃厂的器具和Portobello制陶厂的复原,我觉得这些介绍本地历史的展品挺有意思。

自来水出水口

爱丁堡警徽

Writer's Museum

就在Museum on the Mound旁边,曾是罗伯特・彭斯第一次来爱丁堡住过的民居——虽然也是民居,但不像Museum of Edinburgh那样走路会响。博物馆分三层,一层是彭斯,二层是斯科特,地下是史蒂文森。一小时可以参观完。

史蒂文森<span class="autospace"></span>-<span
class="autospace"></span>斯科特<span class="autospace"></span>-<span
class="autospace"></span>彭斯

彭斯当税吏时的手杖剑

斯科特的棋盘

史蒂文森的打字机

史蒂文森的展区还放有他们家由William Brodie制作的柜子。Brodie白天是大好人,给大家做柜子;晚上就当窃贼去开别人家柜子。我不知道史蒂文森家有没有被盗,但是他受启发写了《化身博士

City Art Centre

才发现这也是个展览馆——以前一直以为是酒店呢。一层和二层在办《National Treasure: The Scottish Modern Arts Association》展。这个展主要围绕一个小标题里的组织而设——我刚从Modern One出来,本来想去另一个博物馆的。既然碰到了现代艺术相关的,那不妨就把今天变为现代艺术之旅吧。

City Art Centre

这个展不让照相,所以成了我体感最好的艺术展。不过这个组织名里的现代艺术和我理解的并不相同:他们只是会收集在世画家的作品而已。而那些作品也一点不前卫:仍然是油画、水彩与版画。事实上,该组织后期也因为收集作品太老派而受到批评。组织成立时,国家画廊只收购过世大师的作品。他们认为活着的画家也很重要,所以开始为理想中的现代艺术馆而收集作品。国家现代艺术馆落地后,以想收集国际作品为由,只从这个组织买了一幅画。最后,在RSA的牵头下,The Scottish Modern Arts Association把作品们卖给了爱丁堡这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