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kirk WheelRough Castle

爱丁堡的电线杆和杆子上的贴纸是多对多关系:一根电线杆上贴着多张贴纸,同样的贴纸会贴在多根电线杆上。有一张贴纸让我印象深刻:黑白的配色、奇怪的图案,以及可疑的文字:I SURVIVED THE FALKIRK WHEEL。打看到它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我得去一趟Falkirk Wheel。

铁道旅行

从爱丁堡出发去各种小镇,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搭火车。正巧前几天买了本《铁道之旅,再没有比在火车上读这本书更适合的场景了。但是当我读到1820年《关于一种通用铁轨道路的看法》中“铁道基础坚固、建设牢靠,任何车辆都不会颠簸”时,车已经颠得我没法拿稳Kindle我只好停止阅读。

爱丁堡没有地铁,只有一条有轨电车。我认为爱丁堡的火车就相当于地铁,因为一个线路的火车不久就来一趟、上车不看座位、几分钟就停一站。而且距离也很短,这次从Waverley坐车到Camelon,距离是40千米;北京地铁六号线则有53千米窗外千篇一律的建筑和牧场,就像地铁隧道里没有创意的广告——看着无聊,不看更无聊。

The Falkirk Wheel

Camelon下车后走小半个小时就能到Falkirk Wheel。这东西实在巨大,走二十分钟就可以看到了。一路上见到的人一只手可以数过来,我还以为没人去这个景点。到了才发现人很多,而且都是从另一个方向坐大巴过来的。我们到的时候似乎来了个德国老年团,还没上船就能听到船舱里的德语往外涌。

Falkirk Wheel<span
class="autospace"></span>近景

这里供游人体验的船一共有两艘,分别叫阿基米德与安东尼——这两人都与这Falkirk Wheel相关。这座升船机看起来巨大,但只需要八个电水壶的功率就可以运行。其节能的秘诀在于平衡:升船机有两个水槽,每个水槽都等重。如果一个水槽向上的同时一个水槽向下,这个系统就不需要额外的能量——当然,还是得有能量让它转起来、停下来,但这远小于单独抬升一个水槽。保持等重的秘诀就是阿基米德原理:浮体的重量等于排开液体的重量。

船只被抬升上去后会穿过Rough Castle Tunnel。Rough Castle是罗马人建在安东尼长城的要塞。也就是说,船会从安东尼长城下穿过。本来我这次只是来体验升船机的,但听讲解说到这里,我就知道我得多逗留一会了。

阿基米德号在升船机上层

这升船机从外面看魄力十足,虽然是世纪初的造物但仍然十分科幻。可是真坐在船里,又让人感觉无聊,因为它转得实在太慢了。50分钟的体验,我以为会沿着Union Canal多走一段。结果只有抬升、过隧道、掉头、过隧道、下降。

阿基米德号船内视角:正在抬升

明天是女王下葬的日子,讲解员决定给我们讲段女王趣事。这升船机2000年投入使用,但官方声称2002才开放是因为那一年邀请到了女王剪彩。为了让女王觉得她很重要,工作人员给她安排了一个假按钮(据说是个门铃。当女王按下按钮,工作人员就开始运转机器。可是当时没有电脑,开始之前的检查工作比较耗时,这导致女王按下按钮之后机器没反应。女王丈夫见机器没动,耳语了句:我认为你应该用大点力按。结果这句话因为没有闭麦也被观众听到了——据说那天围观群众人山人海,讲解开玩笑地说:我们苏格兰人管那些凑热闹的人叫做宿醉者”——女王真的使劲再按了一遍,升船机开始运行了。

Falkirk Wheel方面原本想让女王扮演“第一个使用这座升船机的人。但是女王的保安在还有五十分钟剪彩时突然要求亲自操作机器。这么短的时间是断然学不会的,于是保安指着一排极低的小树说那里可能有狙击手,终止了让女王上升船机的计划。讲解讲到这又开了句玩笑:我们Falkirk全是狙击手!” 然后他说我们回去以后可以跟亲朋好友说我们做了女王一生都没做过的事情。

总之,五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我的结论是这个景点不必特意来,有空从爱丁堡出发坐船走Union Canal到格拉斯哥自然会经过它。作为单独的景点,这升船机有些支撑不住半小时火车和半小时走路。Falkirk还有两头巨大不锈钢水马雕像很有名,但距离升船机挺远。在升船机高处看那三十米的雕像跟黄豆一样大,要走到那我得累死。所以吃完午饭后我走到隧道上面去找安东尼长城和罗马要塞了。

安东尼号在升船机上层

一些视频:

The Antonine Wall & Rough Castle Roman Fort

谷歌地图说从Falkirk WheelRough Castle要一小时出头,这纯粹是谷歌地图收录不全。顺着Falkirk Wheel旁的土坡上去,沿着路标走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到Rough Castle。

沿途有个裸露河床一直伴随我们,河床南岸就曾经耸立着安东尼长城。安东尼长城是用土做的,而且建成没几年罗马人就撤退了。可能因此,如今已经看不到安东尼长城的遗迹了。

通往<span class="autospace"></span>Rough Castle<span
class="autospace"></span>的路标

安东尼长城官网说如果你只能去一处遗迹,那这里就是最佳选择。但我的体验是:一片比较平整的高地上立着好多讲解牌。讲解牌告诉你这里是粮仓、那里是浴场。可是目力所及,只有草地、草地和遛狗人不清理的狗屎。来这参观一次没看到罗马的一砖一瓦,倒是见识到了数目繁多的苍蝇。事实上根据讲解牌的配图,考古学家已经挖出Hypocaust的结构了。但他们似乎挖出文物后就把遗迹又填回去了,这也导致今天我啥也看不到。

讲解牌说这是长官的住处,当只能看到草地

建筑物是基本看不见了,但是还能看到Rampart、Lilia以及长城外的河道。这些对地形做出的变化似乎不太容易被掩埋。Rampart是交替出现的土堆与土坑:随便画几条“平行”的曲线,实线部分高,空白部分低,就是Rampart的俯视图。我没有照最明显的部分,但下图中间还是能依稀看出的。

英语<span class="autospace"></span>-<span
class="autospace"></span>拉丁文双语的警告牌与远处的<span
class="autospace"></span>Rampart

我照这张图是因为那告示牌很有趣:英文警告语下面是拉丁语翻译,最下面的小字写着“Rough Castle的士兵以拉丁语接收命令”——仿佛一千八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有脱离大部队的罗马士兵回到这座要塞遗迹。如果真是这样,想必这士兵是携带着压缩木星制成的炸弹与宇宙怪兽搏斗后回到这里的吧。

Lilia是拉丁语,意为百合,实为紧密排列的土坑。土坑内部有尖锐木桩,以此来防御入侵者。这片区域怎么看怎么像打地鼠游乐场。

Lilia

下图可以看到一条小路。小路两边的深坑是“护城河”的两个终点。小路前方,也就是图中右上部分曾是要塞。如果难以想象的话请看下面的假想图。我是站在“YOU ARE HERE”不远拍的——根据假想图,我所照的地方就曾是安东尼长城。

一片看不出二世纪时有长城和要塞的草地

要塞假想图

根据讲解牌,这里挖出了不少文物,都送去位于爱丁堡的国家博物馆了。我感到无语,我从爱丁堡来到这里,讲解牌让我去爱丁堡看这里的文物。

返程

Falkirk Wheel附近有个有趣的桥,靠人力推动分别让船只和行人过河。切换形态的视频

Waverley看到了彩虹火车。我讨厌LGBTQQIP2SAA群体,但是我喜欢彩虹。LGBTQQIP2SAA的宣传让彩虹外皮的事物多了起来,从这点看我很感谢他们。不过一想到如今彩虹已经被他们绑定到自己身上,我又对他们更加反感了。

ScotRail<span
class="autospace"></span>的彩虹车

再附上一张不久前车站附近真正的彩虹吧。

斯科特纪念塔与远处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