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地三日游

92号到4号我报了个高地三日游的团。三天时间不算短,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坐车。总体来说玩得还算可以。

目录

Luss & Loch Lomond

第一站是位于罗梦湖西岸的小镇Luss。罗梦湖形状狭长:长24英里,最宽处有5英里。令人吃惊的是湖里大部分岛屿和西侧湖水从13世纪起就是Colquhoun家族的私有领地。风景美么?我的评价是还可以,虽然很大,但毕竟只是个内陆湖。湖里有各种船只,如果没有接下来的行程我很想划一划。

Loch Lomond

沿着湖边向南走会看到一座教堂。教堂墓地里有维京人留下的雕塑——Hogback。据推断这个雕塑可能是1263年维京入侵留下的。维京人入侵大不列颠岛远晚于罗马人,但似乎没剩下什么遗迹这块石头是我在英国见到的第一件维京遗迹。

Viking Hogback Stone

这个小镇很会赚钱,厕所需要刷卡才能使用。这是整趟旅途中唯一一个收费厕所。你说都收费了,是不是应该上心维护?没有,这间厕所也是整趟旅行异味最重的厕所。

这小镇还会造景点,比如“The Queen’s Tree。这棵树听起来像是女王亲自种的,至少是女王来访时种的——其实是居民自己在女王成为英国在位最长的君主那天种的

The Green Welly Stop

沿着罗梦湖一路向北,于中午抵达The Green Welly Stop。出发前我对高地饮食有极大的期待,吃完这一顿以后我就懂得降低预期了。导游(也就是司机师傅)向我们推荐了他们家的Roast Beef RollCullen Skink。我当时真信了,我不仅点了这两道菜,还反常地给它们拍了照。

Roast Beef Roll<span class="autospace"></span>和<span
class="autospace"></span>Cullen Skink

这牛肉看起来带着挺多酱,但丝毫没有味,还不如我家楼下臭脸回回三天卖不出的酱牛肉。Cullen Skink稀到可以充当生理盐水——虽然稀,倒是充满鱼腥味。导游说他们家这款汤是用马鲛鱼做的,还得过奖。我上网一查,正经做法是用黑线鳕做。不清楚这是不是它如此之腥的原因。虽然我不喜欢这汤,但我还是把它喝得一干二净,因为牛肉没有味。这一顿我最喜欢的,是薯片。

绿色靴子与数字五

上图的限速标识就是我给这顿的打分:十分我给五分。这家店外面好多骑摩托的猛男,我难以理解他们吃了这么难吃的食物为什么不闹事。

不知道啥景点

高地的景点似乎过于分散,上午参观完罗梦湖后要开车到下午才能到格伦科峡谷。对于三天的旅游团来说,花费一整天赶路无疑是失败的规划。所以在到达格伦科之前,导游把我们放在了两个不知名景点拍照。

阳光射穿云层

这次旅行有个跟团者特地买了条苏格兰短裙穿。不得不说,Royal Stewart和他的红色短袖很配。

安徽人在苏格兰高地穿短裙

格伦科峡谷

我喜欢踩草地,所以不走正道。谁承想,草地下的土壤吸满了水。我只有二十分钟自由活动时间,所以跑得飞快,自然也没注意到泥巴强大的黏力——直到我的鞋被黏掉了。这就是跟团游的弊端:着急。我在三姐妹山脚的小溪里看到三柱平衡垒石想必堆石头的游客在从容地自由行吧。

三柱平衡垒石

1692年,格伦科的麦当劳家族因为没有及时向新登基的威廉三世宣誓效忠而被屠杀。我不知道当地的麦当劳家族是否和金拱门有关系。

格伦菲南高架桥

我没有看过《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只看过一本小说的开头部分。所以我并不清楚游览计划中的拍火车有什么特殊的。同行的一个女生很喜欢《哈利波特,她跟我说了我才知道这里曾是电影的取景地。

格伦菲南高架桥的蒸汽火车

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蒸汽火车,只听别人说过“蒸汽火车看上去很有力量感。可能是我站得离火车太远的缘故,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它的力量感在哪。尤其是车头排出的那点稀薄白烟,其震撼程度远逊于初中生在厕所里抽的水烟。那鸣笛呢?我已经忘了它有没有鸣笛了,看来是不够大声。

另外这趟车晚点了,当时站在山坡上大概有20人的样子,大家都怀疑了好久这趟车是不是取消了。

威廉堡

傍晚时我们返回威廉堡,住在狭小的Guest House里。我们从19年版的《孤独星球》里选了三家餐馆,分别是主打苏格兰菜的Lime Tree、主打海鲜的Crannog Seafood Restaurant与从店主旅行经历汲取灵感的Geographer。好不容易走到High Street了,发现Lime Tree涨价太多了吃不起、Crannog Seafood Restaurant早已约满了,而Geographer门外排大队不知道要排多久。

饥饿促使我们随便找了家餐馆就进去了。等点完菜才发现我们选的是全威廉堡评分最低的餐厅。我承认,得知评分后再吃饭影响了我对餐厅的评价。但是店主毫不顾忌地使用微波炉加热蛋糕实在是让人没法好评。

纵使要了主食与甜点,我仍然没吃饱,最后在Morrisons买了些蛋糕填肚子。我很喜欢夜晚Morrisons招牌在玻璃上反射的样子,就像这招牌是立在水面一般。

夜晚的<span
class="autospace"></span>Morrisons

威廉堡得名于1690年威廉三世下令建设的堡垒:The Old Fort of Fort William。现在这个堡垒只剩下围墙了。作为吃完饭消食的景点来说,再没有地方好过这里了。第一眼发现堡垒的门及其后的水时,我以为谁在断壁上摆了个镜子。

威廉堡旧堡垒的“镜子”

尼斯湖

众所周知,尼斯湖没有水怪。但是这个传销太成功了,尼斯湖是我这一趟最期待的景点。这不,下图是我拍到的水怪。

尼斯湖“水怪”

开个玩笑,不过,尼斯湖上确实可以目击到生物——鸭子。

尼斯湖的鸭子

再走一走也同样神秘:废弃的木桥、无人的小船与英国最小的灯塔

废弃的木桥

无人的小船

英国最小的灯塔“pepper-pot”

尼斯湖形状是一个很扁的长方形。这里有很多游艇,因为尼斯湖两端的水路可以延伸到大不列颠岛东西两面的海域。下图是从尼斯湖向西南方航行会用到的船闸。船上是法国人,我很羡慕他们从法国开到尼斯湖的时间与金钱。

奥古斯都堡的船闸

高地牛

同行的一位女生好像很想看牛,我则震惊于这也算个景点。

牛吐舌头

旁边的餐馆有卖牛粮的。图中这只牛真的好爱吃,而且每次都要吐出巨长的舌头把食物从投喂者手上卷回嘴里。我想要抓拍它舌头吐得最长的时刻,但是并不成功。每次旅行,我都想换手机——或者买相机。

同行的旅客里有说这只牛的牛舌一定很好吃的。我记不清说这话的是不是特别想看牛的那个女生了。

爱莲・朵娜城堡

看完牛以后驱车驶向斯凯岛。路上看到一个水雷雕塑,因为快门速度的原因没有拍下来。途中路过爱莲・朵娜城堡,但只是在远处停下来拍了几张。因为距离太远,照不清楚。不过距离近了可能也照不出水上城堡的感觉。拍摄这个城堡最好的方式应该是用无人机在湖上拍。

爱莲・朵娜城堡

我们停车的地方停着几辆山地救援车。不知道为什么英国山地救援是由空军负责,而且还是靠汽车。

空军的山地救援车

斯凯岛

斯凯岛在1266年之前属于挪威统治。其名称(Isle of SkyeSkye)也来自古诺斯语,意为雾。部分国人将它翻译为天空岛,是望文生义。

波特里

商店里有好大的高地牛玩偶,我觉得比真的牛可爱。

高地牛玩偶

海边有组织Boat trip的,30镑可以看鲸鱼海豚。如果是自由行的话,我必去。

“沉舟侧畔千帆过”

Boat trip旁边有家炸鱼薯条店十分火。他们家太火了,所以点餐后要留个名字等店主叫。我怕外国人不会写我的名,所以只说了姓。店主听了我的姓,夸了句:好名字。我心说难道他懂中文?下意识看了下他记下来的拼写,原来只对了75%。名字可是大事,我连忙纠正。店主则不以为意,说:在苏格兰,这名字就是这样拼。我一查,他记下来的还真是个苏格兰名字。没想到啊,苏格兰人喜欢给人赐姓。

Fish & Chips

不过他家的炸鱼薯条确实好吃:肉新鲜,糊够薄。就是盐加多了,导致吃完我就去超市买水了。可能是旅游城镇的原因,超市里瓶装水已经售罄——只剩两桶五升大水了。人不能不喝水啊,于是我两只手抱着水桶痛饮,然后抱着水逛礼品店。

Old Man of Storr

推荐听完音乐再往下翻,否则页面会在音乐播放完时跳转回来。

Old Man of Storr是电影《普罗米修斯》的取景地之一。电影开头人类在这里发现了工程师留下的壁画。遗憾的是我只能远远的照相,没有登上去,没法还原电影。

Old Man of Storr

Old Man of Storr得名于山体像人的侧脸。Storr据说来自古诺斯语,具体我不清楚。

从这里到下一个景点的路上有一个公共厕所。那个公共厕所有四个区:房车、女、男、自行车。房车需要换水,这个可以理解,但自行车为什么有单独的区令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说自行车也是一种性别?另外那座厕所里面有停止使用的刷卡机,看来曾经也是收费的,后来良心发现了。

An Leth-Allt

这里的看点应该是瀑布。不过我们去的时候瀑布水流太小了,基本看不见。我倒是觉得海滩这几个废弃建筑挺有趣。根据介绍牌,它们曾经是处理硅藻土的作坊,直到1950年代才被废弃。

海滩废弃小屋

Creag an Fhèilidh

翻译成中文是“像苏格兰裙的岩石。图中最远处的岩石可以清晰地看出有上下两层。上层是硬的玄武岩,下层是软的砂岩,确实有些像苏格兰裙。

Kilt rock

观景台有块牌子特别搞笑,没想到恐龙时代就有苏格兰国旗了。更没想到的是当时的恐龙直接把国旗涂到脸上。

脸上涂着苏格兰国旗的恐龙

另外在停车场看到了双头骑士的摩托车——一辆车有两个头盔。美国有无头骑士,苏格兰有双头骑士,这代表了头量守恒。

放了两个头盔的摩托车

还有活的大众2型。

大众<span class="autospace"></span>2<span
class="autospace"></span>型

然后我们原路返回,回到威廉堡过夜。一夜无话。

Dalwhinnie Distillery

大早上冒雨参观了苏格兰海拔最高的威士忌酒厂——的礼品店。我不喝酒,但来都来了,和一起旅行的朋友合购了一瓶700毫升十五年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回去以后喝了,结论是一般。

Pitlochry

去圣安德鲁斯路过的小镇。这趟旅行可能是真没啥景点了,特意让我们吃这小镇的冰淇淋。这冰淇淋主打混有苏格兰最小酒厂威士忌的口味,味道还行,就是八喜朗姆味。另外吃起来粘牙,怀疑胶放多了。

单一麦芽威士忌冰淇淋

蛋筒里的蜘蛛

比胶放多了更可怕的是同行的女生把球快吃完了发现桶里有只蜘蛛。太刺激了!

珀斯

兄弟们,上一秒还在苏格兰,下一秒就到西澳大利亚首都啦!在珀斯没有玩,只是吃了个麦当劳当午餐。珀斯的麦当劳厕所没有锁,很令人惊讶。

另外在麦当劳门口见到了一辆在椅子上套塑料袋的自行车。这种做法太令人怀念了,是时候给我的车也套上塑料袋了。

椅子上套塑料袋的自行车

圣安德鲁斯

我对圣安德鲁斯的唯一印象是Idris的作者在圣安德鲁斯大学当副教授。但这里似乎是以高尔夫球发源地与最古老的高尔夫球场闻名。高尔夫球伤透了我的心,所以我没有参观那块高尔夫球场。

我们94日到达这个城镇,当时是圣安德鲁斯大学的迎新周。一路上都是穿着红袍(red gown)的学生结伴而行,我有些思念穿校服的日子了。吃出蜘蛛的女生还没下车就说这里才是她理想的大学,等游览完回到车上她还这么声称。那个女生在英格兰上学,旅途中抱怨了一路英格兰和中国。我很高兴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地方,也许她会减少抱怨了。

圣安德鲁斯大教堂

我参观的第一站是圣安德鲁斯大教堂。我十分喜欢这种半毁不毁的建筑。这座教堂曾经是苏格兰最大的基督教教堂,在苏格兰宗教改革中被毁。那场改革很血腥,有个24岁的教师在大学门口被烧死

圣安德鲁斯大教堂

有洞的棺材

高尔夫球墓碑

不知道棺材里的洞是干什么用的。防止雨水进了棺材出不去么?

圣安德鲁斯不愧是高尔夫发源地,还有高尔夫主题的墓碑。

Wardlaw Museum

出了大教堂,本来想去海边转转。结果误打误撞走进了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博物馆。这博物馆不大,但和大学历史联系紧密,还有不少互动项目,还挺有趣的。

我没有拍满大街红袍学生的照片,大家对着博物馆里这张画想象一下吧。

An Architectural Fantasy

博物馆里也介绍了大学标志性的红袍。原来这曾经是本科生的强制服装,目的是让他们的房主能一眼认出他们,不给他们上酒。我记得欧洲早年间租房是包伙食的,这红袍应该是那段时期的产物吧。现在则是在一些正式场合才会穿。

另外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学生在毕业时不会戴学位帽(mortar board,故事挺有趣的:最开始时英国大学不招女学生,圣安大学在1877年尝试了女生的远程学习项目。当时的男学生十分愤怒,把学位帽抛到海里以示抗议。后来不戴帽子毕业就成了传统,男女学生都不戴了。

Banner of the Coat of Arms

这个校徽的旗帜看起来很棒,感觉可以当窗帘。其中lion rampant代表苏格兰。月亮代表建校时的教皇。钻石代表建校者Wardlaw主教。

其实这个小博物馆最棒的是当时的临时展:Recollecting Empire。这个展是Recollecting Empire计划的阶段性展示。该计划的目的是调查大学收藏里外国文物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反思他们对文物的介绍等等。

这里的介绍牌都有两种文字:看似讲述一切的黑体、对黑体进行标注与评论的手写体。其中手写体只用大写字母,看起来像是对冷冰冰介绍的呐喊。下面是介绍展览本身的介绍牌。

介绍牌<span
class="autospace"></span>1

介绍牌<span
class="autospace"></span>2

其实我最开始是对这个展览无感的,直到我看到他们以前把我国的编钟里的一个钟仅仅当作手铃来展示。在Recollecting Empire企划开始后他们才知道它是编钟的一部分,并且放出了完整编钟的图片、介绍编钟不亚于钢琴。另外告诉他们介绍错误的貌似是一位中国学生。

“手铃”

The Three Bridges

参观完圣安德鲁斯以后,一路驱车南下,回到了爱丁堡地界(Queensferry。横跨Firth of Forth的有三座桥,分别建于19世纪、20世纪和21世纪。其中最漂亮的是建于1883年的红色,拥有三个菱形的Forth bridge据说那座桥是用铆钉钉起来的,因为当时焊接技术还没普及。剩下两座桥都是白色的,形体上也没有辨识度,所以没有拍照。不过最新的那座桥是中国人建的。

Forth bridge

拍照时看到有人用无人机。确实应该用无人机找更好的角度。

然后我们一个团的人拍了合影,开车到圣安德鲁广场,吃了顿饭,散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