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rose Abbey

Clydesdale银行20镑纸币上有位国王,据说他埋在离爱丁堡不远的一座叫Melrose的修道院里。我决定去参观一下。

路上

从以Walter Scott小说命名的Waverley火车站出发,一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Tweedbank。这趟线路叫Borders Railway,201599日由伊丽莎白二世剪彩虽然只有一小时车程,但已经是近百年内英国建设的最长一段火车了(碑的下半部分

The Borders Railway opened by Her Majesty of Queen 09/09/2015

Melrose Link

下车后沿着带有Melrose Link字样的路标走,大约半小时可以到达Melrose Abbey。如果沿反方向走半小时,就是Walter Scott写就《Waverley》的故居。不过时间有限,我们直接朝着东边向修道院进发了。

Tweedbank顾名思义,是Tweed河的河岸在快到Melrose Abbey时会经过Tweed河的开阔处,景色不错。湖面倒映着天空,低矮的灌木也呼应着高大的树冠,几乎是镜面对称了。稍远是一处石头滩,把水敲打出哗哗声。点下面的照片可以看录像。

Tweed<span
class="autospace"></span>河

教堂

离开河道再走三分钟,可以看到一座宏伟但空洞的建筑——Melrose Abbey的教堂。

Melrose Abbey<span
class="autospace"></span>仍然矗立的废墟

我们来的时间不巧,由于天花板脱落,游客不能进入教堂。围栏上有全景视频的二维码,但观赏者不能自己转视角,效果还不如三年前VTuber的整活视频复原的13世纪圣安德鲁斯宗教音乐还可以,伴着它欣赏透纳画的教堂内部吧

Turner, Melrose Abbey

Melrose Abbey最有名的滴水嘴兽是一只吹苏格兰风笛的猪,很可惜我没找到在哪。导览书说中世纪人相信动物是由上帝创造指导人类的,所以教堂外不仅有人、神还有各种动物。不过对于那只猪,书里说这是个玩笑。因为风笛代表阴茎而猪被认为是不洁的动物。

心脏

修道院的核心是僧侣集会用的chapter house。这座修道院的chapter house已经没有围墙和天花板了,只有少量地砖残留。上世纪考古学者在chapter house下发掘出大量石制棺材与一个装有心脏的铅制小盒有人声称这颗心脏属于以Melrose Abbey为前线基地,使苏格兰摆脱英格兰统治的国王Robert the Bruce。纪念他心脏的标记上刻有同时代苏格兰诗人John Barbour的诗句,大意是“没有自由,高贵的心不会停歇

纸币上的<span class="autospace"></span>Robert the Bruce<span
class="autospace"></span>和相传埋有他心脏的地方

不过,导览书上介绍Bruce这种地位的人应该葬在主祭坛(high altar)旁——主祭坛确实埋了一位苏格兰国王:Alexander II。中世纪时期心葬很常见,所以挖掘出来的应该是院长(abbot)或有钱的资助者。当然,修缮时把祭坛旁的心脏移到chapter house下面也不是不可能。至于王的身体呢?不在这,得北上去法夫找Dunfermline Abbey。

Walter Scott在给他孙子的苏格兰历史里写过心脏的故事Robert the Bruce将死时召集亲信,躺在床上罗列了一生的错误——尤其是在教堂里杀死另一个王位继承人的事。如果他能活下来,他要夺回耶路撒冷来赎罪。但他要死了,所以要求自己最亲近的朋友与最勇敢的战士,James Douglas把自己的心脏带到耶路撒冷。James Douglas痛哭流涕,接下了这项任务。他把防腐处理后的心脏放进定做的银质盒子,用丝绸与金链挂在脖子上,向巴勒斯坦进发。在西班牙,格拉纳达的苏丹正在入侵Alphonso的领地。Alphonso热烈欢迎了路过西班牙的Douglas,并告诉Douglas在前往耶路撒冷前先把格拉纳达人赶跑才是更好地服务基督教。Douglas照做,并顺利击破格拉纳达军队。然而由于不熟悉摩尔人的战法,苏格兰人乘胜追击后反被对方大喊着“Allah illah Allah”包抄。Douglas看到有一个战友身陷重围,说“Yonder worthy knight will be slain, unless he have instant help,疾驰过去解围——结果自己也被围得无力回天。只见他摘下Bruce的心脏盒子,对着它——就像对着还活着的国王一样——说“Pass first in fight, as thou wert wont to do, and Douglas will follow, thee, or die.” 随后Douglas把盒子扔向敌阵,冲向落点,被杀,尸体覆盖在盒子上面。许多苏格兰人死于这场战役,剩下的决定停止远征,打道回府。Douglas遗骨被埋在church of St Bride,而Bruce的心脏被埋在Melrose Abbey的祭坛下面。运回心脏的骑士把上锁的心脏作为纹章,改名Lockheart,后演变成Lockhart

这位Walter Scott很喜欢Melrose Abbey,他附近的房子Abbotsford就是以这座修道院为灵感建造的。“院长浅滩”的名字也来源于僧侣们跨过Tweed河的浅滩。1573Melrose Abbey的僧侣起诉Walter Scott拆毁教堂并带走石块、木材、铅、玻璃等材料——Scott不愧为英国人呐。讽刺的是导览书最后致谢了Walter Scott对保护Melrose Abbey做出的贡献:他的故居和作品为修道院吸引了大量游客。Waverley车站旁的Scott纪念塔,也从Melrose Abbey中汲取了灵感。

博物馆

修道院被一条马路分成了两部分。一侧的主体是那进不去的建筑,另一侧的主体是一个作为博物馆的两层小楼。博物馆虽小,人兽神雕塑、砖块、陶器一应俱全,弥补了不能进大殿的遗憾。然而更遗憾的是我们进去时快关门了,所以看得很着急。二楼正对楼梯有个人脸神似鲍里斯・约翰逊——管理员也这么认为。由于拍得很急,出现了运动的感觉。我将这张照片命名为《打喷嚏的鲍里斯。整个馆最珍贵的藏品,则是十三世纪的小猪佩奇陶片。

打喷嚏的鲍里斯

十三世纪的小猪佩奇陶片

开个玩笑,我觉得最珍贵的应该是John Morow死后树立的刻字板。因为我喜欢文字胜过雕塑。图中左侧为复原品,右侧为原品。现代英语译文是:

I was called John Morow, born in Paris and was in charge of the mason work of St Andrews, the high Kirk of Glasgow, Melrose and Paisley also Nithsdale and Galloway. I pray to God and Mary and sweet St John to keep this holy kirk from harm.

The John Morow Panel

John Morow还留下了另一块石板,应该在不能进入的主建筑内:

As the compass goes evenly about, so truth and loyalty shall do without doubt. Look to the end quoth John Morrow.

说到石匠,博物馆入口有很多砖石碎块。介绍板说上面有石匠的个人标记,建造者据此发工钱。不过几百年来标记已经模糊不清,管理员也找了一会,我的手机也拍不出来。

博物馆里还展出了一些一世纪的陶器碎片,因为不远处的Newstead有一座罗马堡垒。Agricola80年把罗马边疆推进到苏格兰低地,图密善觉得他功高盖主,急忙召回了罗马。随着来了又走的罗马人,堡垒也是建了又毁。下次我得去一趟那堡垒的博物馆

这座修道院属于熙笃会,熙笃会成员常传未染色的长袍,所以被称为白僧侣。博物馆二楼最深处可以试穿白袍——感觉布料质量不行。

一些藏品:

Floor tiles set in a pattern

Four corbels

Virgin and child, St Paul, St Andrew, St Peter

修道院五点下班,我们一小时速通完毕。

回爱丁堡

在火车站等车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马粪味,明明来的时候还没有,不知道为什么。

五号站台的蓝色列车是我们来回坐的ScotRail,右边写着Azuma的应该是伦敦到爱丁堡的“飞翔的苏格兰人”。Azuma19年日立建造的,名字也是日语。英国,弱呀。

归途中窗外的景色

Waverley<span
class="autospace"></span>的五号、六号站台

这几天爱丁堡在办艺术节、军乐节,环卫工人决定罢工。这样的垃圾堆随处可见。太美丽了,爱丁堡!

海量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