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5, 2020

下雨了,天气预报说有雨,但吃完晚饭都没下。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断断续续总算听完了上午 9:50 的计网有声 ppt(这学期所有人都讨厌计网老师讲课过——长,且大部分是“啊”、“相对的对应的”、“嗯”和意义不明的停顿)。无聊刷了半天已无营养的互联网,窗外这才响起了许久不闻的雨声。

很多人把雨声归类为“白噪音”,喜欢听它入眠。雨声也确有安抚的效果。每天穿梭于电脑饭桌之间,窗外也只有上世纪网页版的无聊景色。现实生活没有什么刺激,精神世界也没有宽广到能容下一整天的畅游。不想听冗长的课写莫名其妙又多如牛毛的作业。忙里偷闲时才显得缤纷的网路世界对整天趴在电脑前的我也只是另一个地狱。

这时候,下雨了。身边所有的空气都传递着讲不出为什么但就是让人心安的“噪声”,伴随着震动,皮肤也感觉到了雨天特有的湿冷感,像是整个身体在泡不用擦干的澡。

也像是悬浮在与世隔绝的泡泡里。

不过我还是对这场雨抱有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奢望:我希望它们全都下到我的眼眶里,湿润干瘪的眼球。

如无特殊声明,本页内容采用 CC BY-NC 4.0 授权


Made With Notepad